周平文库
当前位置:首页 » 秦汉时期的音乐教育 » 正文

秦汉时期的音乐教育

2018-05-15 13:04:03

中外音乐交流史(二)——秦汉时期
中外音乐交流史(二)——秦汉时期秦汉时期的音乐教育

秦汉时期的音乐教育秦始皇一致中国,树立了中心集权的大一统帝国,但是,由于 建国时刻太短,仅短短的二十余年,就被汉所灭,还来不及停止大规 模的文明建造。

因此,一谈到秦代,就或许没有文明可言。

事实上,秦 代文明中,也有一些异常闪光的亮点,比如李斯的小篆,在中国书法 史,能够称为绝后绝后之作。

再比如知名中外的兵马俑,在中国雕塑 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庞大作品。

在音乐上,最值得一提的是弦鼗的诞 生。

先秦的弦乐器,不管是抚弹的琴、瑟、筝,依然击弦的筑,全部 基本上横放在案上或膝演出奏的, 尔后代普遍运用的抱于怀中演奏的弦 乐器还没有浮现。

听说秦始皇征调百姓去修筑万里长城, 弄得生灵涂炭, 苦不堪言。

闲暇的时辰,民工们就把自己的苦闷悲痛和对家人的怀念编成歌来 唱, 没有伴奏的乐器, 他们就把鼗鼓 (鼓的一种, 一定是改日的巴浪鼓。

鼓旁有绳系两耳,鼓上有柄,演奏时左右转动柄,两耳击鼓发声)调 过去,在鼓面上安上弦,把鼓柄作为音板来弹奏,就成了我国音乐史 上最早的抱在怀中演奏的弹拨乐器——弦鼗。

后来为了差异于从西域 传入的曲颈琵琶,又把弦鼗叫做“汉琵琶” 。

在弦鼗的基础上,才出 现了三弦、秦琴、阮、月琴一类抱于怀中演奏的弹拨乐器。

汉代就不同了,立国时刻长,国力强盛,使其有时刻和财力来发 展乐舞。

中国历代皆有乐府一类的音乐机构, 掌握歌乐舞蹈的搜集、 整理、

制造及演出,其中,尤以汉乐府的成就及妨碍最大。

汉乐府的最大成一定是采诗, 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大规模的官方乐歌 的采集整理运动,使大批优秀的官方歌谣得以保管和传达。

这些官方 歌谣基本上 “感于哀乐, 缘事而发” 的, 表达了人民群众的喜怒和爱憎。

乐府更严重的义务是为诗赋配乐,他们照旧把目光投向官方,到民歌 中去吸取养料。

汉代乐府的规模格外大,演出场面也相当可观,抵达“千人唱,万 人和,山陵为之震惊,川谷为之荡波”的境地。

乐府所奏的音乐,有怂恿、横吹、短箫铙歌、相和歌,其中相和 歌的程度最高,是两汉乐府的精髓。

相和歌的最高方式是“大曲” ,这是一种在乐器的伴奏下载歌载 舞的扮演方式。

相和歌有辞,有声,而大曲又有艳,有趋,有乱。

所谓“辞” ,一定是歌词,我们如今看到的汉乐府民歌一定是“辞” 。

“声” ,指歌中有声响有意义,只起补占音节作用的字,即改日 所谓“衬词” ,如“咿儿哟,呀儿哟”之类。

乐府民歌《有所思》中 的“妃呼豨”等基本上“声” 。

“艳”是大曲中的引子或序曲,能够用乐器演奏,也能够讴歌。

“趋”和“乱”是完毕性乐段,也是可唱可奏的。

最完整的大曲曲式,是一种三段体的构造: 第一段是“艳” ,它平常在最前面,但也有在中间的,往往是一 段优美抒情的乐段。

第二段是歌曲主体。

它往往有好几段歌曲。

第三段是“趋”或是“乱” 。

“趋”是一种较为纾徐悠扬的曲调, 能够带有吴、 楚中央的音乐作风, 而 “乱” 则是较为激扬烈火的曲调。

一个乐歌,假设需求抒情性的开头,它会抉择“趋” ;而需求一个热 烈的开头,它会抉择“乱” 。

这也一定是为啥“趋”和“乱”不或许同 时出如今一首乐曲之中的缘由。

并不是每一首大曲都有“艳” “趋” “乱”的。

《宋书·乐志》所 载的十五首大曲,只好三首是前有“艳”后有“趋”的。

其它有一首 有“艳”无“趋” ,三首有“趋”无“艳” ,一首有“乱”无“艳” , 其它一些没有“艳” “趋” “乱”的记载。

汉代扮演规模最大、综合性最强的,是百戏。

百戏是一台节目的总称,包括杂技、魔术、武术、诙谐、音乐、 舞蹈等。

汉代的百戏,规模相当惊人,扮演的技巧也异常高。

两汉时期,有一些新的乐器浮现,一些旧有的乐器也失掉格外大的 停顿。

秦代浮现的弹拨乐器弦鼗, 在两汉时期失掉普遍运用, 被称为 “秦 琵琶” 。

它的柄较长,音箱两面蒙皮。

大约在公元前 105 年左右,乌 孙公主下嫁昆弥,路途悠远,而格外多中原乐器,如琴、瑟、筝、筑等, 都不合适马演出奏,因此乐工们制造了一种新乐器,音箱是圆形的, 两面用木制,短柄,有十二音柱、四弦。

事先被称为“秦汉子” ,后 来被称为“汉琵琶” ,实践上是后来阮咸的前身。

汉代浮现的最严重的弹弦乐器是箜篌。

汉族地域的箜篌是横卧的,模样和琴、瑟相象,称为“卧箜篌” , 又叫“坎侯” 。

大约在公元二世纪汉灵帝时, 从西域传入一种能够在马演出奏的 箜篌,外形像小的竖琴,被称为“竖箜篌” 。

吹管乐器中,最严重的是竖吹的箫和横吹的笛的浮现。

先秦时期所说的笛、箫,都不是后代竖吹的箫和横吹的笛,那时 所说的箫,是指排箫。

而笛,或许只是是定音高的竹管。

竖吹的箫的浮现, 能够和羌族运用的羌笛的传入有关。

羌笛竖吹, 四孔,后来京房在前面加了一孔,不用吹管和簧片,在顶部斜开一孔 作为吹孔,成为五孔的箫。

横吹的笛大约是汉武帝时期浮现的,听说是张骞通西域传入的。

吹奏乐器中, 还浮现了两种少数民族的乐器, 一种是笳, 又称 “胡 笳” ,一种是角。

最早浮现的角,大约一定是自然的植物角,后来浮现用铜、木、皮 革、竹等仿制的,在唐、宋人的诗词中,都还有格外多对角的描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