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平文库

看看日本人自己说的怎么糟蹋中国妇女的


日军侵华的整个进程, 特殊是像无辜地戮杀中国百姓如此的事,事先的日本军 方和政府有相当严厉的纪律,也一定是说,不经军方和官方审查,万万不能将在中 国的所作所为——指杀人放火的事随意讲给家人和亲友听,更不能写文章。

在日 本入侵者宣告投诚后, 日方对全部回国的将士都有最为严厉的审查措施,在战场 上的“日志”、“笔记”等见诸文字的东西一概制止带回,一旦发现是要受严惩的。

因此如今想从日方猎取这方面的第一手史料异常不易。

然而,即使如此,我们仍 然依然取得了一些零细碎碎的日本老兵们事先留下的“日志”等。

战后曾经有一段 时刻——包括如今, 一些对战争有反省看法的日本老兵们, 随着年龄的时常增长, 加之越来越后悔战争, 承袭有人末尾写回想文章,这使妥当年日军在中国包括南 京大屠杀时的罪恶有了愈加真实的反响。

另有一些爱慕战争的反战人士,如松冈 环女士等更是自己举动起来, 亲身找日本老兵调查核实其在华时的罪恶,故而笔 者无时机猎取一部分日本老兵自己写的反响他们在华时强奸和轮奸中国妇女的 材料。

一个男人强奸或参加轮奸女的,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基本上要遭到严惩的, 但几乎没有一个强奸和轮奸过女的的男人会自动把如此的事说出来。

战争中强奸 和轮奸女的应该说不是只发作在日本军队里, 但日本军队在中国特殊是在占领南 京时期对妇女的损害,是特殊残酷和可憎的。

日本官兵自己也供认:几乎没有人 洁净过。

强奸和轮奸女的就像“吃饭”一样,是他们“务必”和“顺手可得”的事。

有事没事,“找花小姐”;“征粮”、“征发”的要紧目的也是“找花小姐”;白昼 黑夜“找花小姐”……当兵的“找花小姐”、当官的“找花小姐”,在南京沦落的生活 里,日本兵所做的最“来劲”的事差不多一定是这一桩。

“这场战争最蹩脚的不是被烧掉的修建和被摧毁的家园,尽管那也格外蹩脚, 而是男人永久不或许再回来,而妇女终生都要伴同强奸带给她们的身心苦痛和伤 害。

我几乎不了解男人被带走杀害和妇女在恐惧中幸存上去变成惊弓之鸟,哪件 事更令人悲痛。

”美国人米尔斯在写给他妻子的信中如此描画他所看到的日军给 南京百姓留下的最凄惨的情形。

“搞女的的事,是不或许随意写在日志里的。

”一位日本老兵的后裔如此对笔者 说。

尽管如此,笔者依然在极端有限的日本老兵的“日志”里找到一些这方面的东 西。

如原侵华日军第 16 师团第 33 联队第 1 大队的田中战士写过的《田中日志》 中就如此记叙过: 1 月 20 日 分队的人总算带女的来了。

她哭着说:“家里有婴儿,让我回去吧。

”我们虽 然没有父母的安详心,但觉得她格外怜惜。

某某、某某家伙做了“坏事”。

1 月 22 日 又有小姐被拉出去了。

吵闹了一个早晨睡不着觉。

下面是日本老兵在 20 世纪 90 年代左右接纳调察访咨询时所自述的在南京强 奸、轮奸中国妇女的原始材料—— 秋山源治: 想要饭吃,就用性来换 我们在难民区也发现了小姐。

小姐的征发,刚末尾是闯进房子里搜寻,一旦 发现女的就干了。

攻陷后过了 10 到 15 天,我去了难民区。

到了那儿,我就说“剩饭跟× 交流”。

事先我是连锅端着去的,因此就说跟那个交流。

跟女的,你就说“饭、饭、性交”

或许“× ,交流”。

那样一来,女的就说把那剩饭给她。

(格外多人逃走了)房子哪里 都空着,因此我说一声“走吧”,就干了。

那时辰形势曾经动摇上去格外多了。

鬼头久二: 发现女的便就地强奸 扫荡的时辰是挨家挨户停止搜寻,如发现女小孩,当场就给强奸了。

女小孩 们能够都躲在床下或窗帘后边。

被发现的时辰,不知是惧怕依然啥缘由,反正 没有抗击。

由于没有遭到宪兵队的阻挠,因此能够随意干,没有限制。

女的们脸 上都涂着墨水之类。

想不起来自己强奸了多女孩的,只好一件事有印象,那是抓 到逃跑的母女俩时, 母亲说女儿还小, 因此求我们只对自己来, 我说了句“笨蛋”, 把母亲推开了。

干的时辰是两三团体一齐干。

干的时辰固然觉得不行,也想过, 假设日本被占领,自己的女儿或许是女的被强奸该怎么样办。

但是,事先是自己也 不了解自己啥时辰死, 因此趁还活着的时辰干自己想干的情形,这跟天皇的命 令啥的没有关系。

这成了理所应该的事。

我在南京固然有过强奸的阅历,同时 是不分场所,有格外多空房子,就在空房子里的床上干。

通常也拿着米去向母亲要 女儿。

还有,有的女的是自己从难民区走出来,用自己的身子换大米。

米是我们 自己吃的大米,一回给装满一只袜子的量[相当于 5 合(日本的计量单位,1 合约 0.18 升)]。

不是在南京城,而是在南京郊外,假设被宪兵队抓住的话比拟费事, 因此就杀死了女的。

我是只在扫荡时进城的,也杀过人。

从这些情形来看,我感觉南京大屠杀是有过的,我感觉是干了坏事。

井户直次郎: 扫荡时的要紧兴味是强奸 (强奸)是所到之处都有。

这是少不了的情形。

在所到之处都目睹过扛着女的 和强奸妇女的场面,连老太太也抓。

强奸后就给杀死了。

严酷极了。

陷掉队过了两天,到下关停止征发的时辰,在民宅征发过米和食物,那时也 征发女的。

翻开屋里的衣箱盖时,发现里边藏着年轻的媳妇。

由因此缠足,因此 逃不快, 就抓住了, 就地扒掉衣服强奸。

由于只穿了一条裤子, 里边没有穿内裤, 因此立即就能够干了。

干完后,对方尽管说了“不要”,但依然对准胸口开枪杀死 了。

这是一种默契。

假设以来宪兵队来了,情形败露的话要算作罪恶的,因此给 杀掉了。

大伙儿都了解那个道理,因此干完就杀掉了。

过了好长时刻,治安有所好转,宪兵队让部队全部的战士排成一排,把遭到 强奸的妇女带过去,让她们指出是谁干的。

跟通常不一样,这次不算有罪,只是 被骂了一句“不要再干了”。

不算有罪,也不算别的啥,只是挨骂而已。

我们随 心所欲地作恶,10 团体里居然有 9 团体干过强奸,还自吹自擂引感觉豪呢。

大部分的部队都带着称为慰安妇的 30 多名妇女一齐举动。

几乎基本上朝鲜的 妇女。

我们的部队也设置过慰安所。

不是设在中队, 而是设在野田部队的联队里。

在南京(驻屯地)的光华门临近也设置了慰安所。

对城里女的藏身的中央也是一清二楚。

年轻的、年岁大一点的都干过。

干完 后如被发现的话会惹来费事,因此就给杀掉了。

不管是进南京之前,依然进南京 之后,强奸妇女能够说是任你随意干,干多少都无所谓。

还有的人自吹“干了 70 岁的老太婆,腰都变轻了”。

在城里也有格外多妇女被留上去了,几乎都藏在洞里 边。

即使设立了慰安所,也没有增增加奸情形。

慰安所的妇女基本上朝鲜人,分为 军官用和平常用。

破费能够是 1 日元或 2 日元。

平常战士的工资是 8 日元左右, 我由因此伍长,因此有 15 日元左右。

我们的分队还算好的,别的部队更是乱来。

分队的战士们几乎都阅历过(强奸)。

假设去城里干的话能够“白干”的。

还去过只收容女的的难民区(估计是金陵女子大学吧)。

在屋里指手画脚地任 意抉择,同时当场就干了。

跟我同一个部队的,忘了是谁,在强奸的时辰,被中 国的败兵打了头部。

从那以来强奸时, 都会有人给你站岗的。

是不分昼夜地干的。

平常是以一个分队为单位举动。

能够去过十几次。

几乎全部的分队基本上如此。

同 伙相互说“给我盯这边”、“给我盯那边”,干的时辰也不顾忌边上有没有人。

说什 么“完毕了吗?这回该我了……”一定是如此的情 战士是一边说“死了,死了”,一边把女的带出来。

女的也惧怕被杀,因此立即 允许了。

脸上尽管涂着锅底的灰,但是立即能够看出来的。

每天净抓女的,尽管 也惧怕,但有意义的情形更多。

东征雄: 即使饿着肚子,看到女的就来肉体了 ……事先我 25 岁。

从神户港返航,叫“利根川丸”的船上装载着 1000 人左右 的战士抵达了南京。

从那儿末尾,参加了大别山和汉口战役。

在我前面的战士都 参加过南京进攻战。

听说过 9 师团的杀人,是让支那人往栈桥上跑,他们从前面 开枪打死的。

在支那,依照队长的命令,为了给国际来的人壮胆,用刺刀刺死过捆绑着的 支那俘虏。

支那人“呀”地收回了叫声。

第一次是在安陆战役时干的,在征伐中也 放火、征发,干尽了坏事,基本上跟先来的战士学的。

闯入老百姓的家里,只需见 到好一点的东西,不管是啥全部都偷回来。

在支那是就地征发,因此任你想干 啥就能够干啥,偷啥都能够。

大伙儿都把领章(所属的部队不同,领章的颜色也不同)摘掉后去抢东西。

肚子 尽管饿得受不了,但只需看见女的就马下去了肉体,一把就把女的给抓起来 了。

……部队里的全部人都干,就算默许吧。

把女的打得半死不活的,由于抗击 嘛。

女小孩往往是不或许让放过去的。

抗击的就打,乖乖让干的就能够不杀,不让 干的人就要杀掉…… 有战友战死就发作了报仇心,想对中国人干严酷的事。

不知杀死了多少人, 记得有一回用手枪杀死了女的。

冲进民宅让父母交出女儿,不交出来,就开枪打 死了。

受惊吓的女儿蹦出来看终究, 把她抓起来, 大伙儿一齐干了, 是 6 团体干的, 最终来女小孩或许死了。

我没觉得怜惜,感觉“要恨就恨蒋介石”。

在征发和强奸的 时辰也是感觉“坏的是蒋介石”。

我时常感觉日本是“神的国度”,因此干啥都可 以。

事先我还时常想“干人们都干不了的事”。

大东亚战争的时辰,在苏门答腊也跟荷兰的妇女睡过觉。

不是在慰安所,是 在俘虏收养所。

跟那儿的(被收容的)女的干的,干了与支那时一样的坏事。

由于 女的都饿着肚子,因此就用吃的诱惑她们。

日本战胜打算回国的时辰,遭到了收 容所二三十名妇女的“验明脑袋”, 一定是说要揪出干坏事的家伙。

我由于剃了胡子, 因此漏网了。

恐怖极了。

在支那,进村子之前,假设是停止抗击过的村子,就放火烧掉。

这是报复。

杀死的支那人有 10 人或 20 人,这以上就记不起来了。

只好一个是开枪打死的, 余下的几乎基本上用刺刀刺死的。

几乎基本上男的,也有两三个女的。

由于没有交出 女的,因此给杀了。

用刺刀刺格外不复杂死,一定是说一刀下去也死不了人的,有的 刺两刀也不死,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去看还在“噗噗”地吐血沫。

这时辰, 我就说“你 要恨就恨蒋介石吧”。

关于(杀人)没当回事。

不是我一团体干,而是大伙儿都在干。

大伙儿都格外年轻, 都想女的, 最大的希望一定是喝一口国际的水, 抱一抱国际的女的。

支那女的身上收回的味儿不一样。

台湾有台湾的味儿,朝鲜有朝鲜的味儿。

能够

是吃的东西不一样吧?(强奸过的中国女的)有 10 人以上,能够是 30 人左右吧。

记不明晰了。

……第一线部队一定是如此的。

第一线部队是无情的部队。

说是去讨 伐,事实上是去抓女的。

由于征伐往往是猛然突击,因此女的来不及跑掉,抓起来 比拟复杂。

事先的目的一定是那个。

对老人和小小孩没有动过手,我只干年轻的女 孩。

田所耕太: 把女的抓到驻屯地,由分队养起来再…… 到 12 月 15 日为止是进攻战,从 16 日到(次年)1 月 11 日是在南京临近当警 卫。

南京郊外末尾浮现了慰安所。

是用玉米皮编的小草屋,窄得只能放一张床。

女小孩有十五六团体,基本上朝鲜女孩。

战士都站在外边排队等着。

我由因此下级 军官,因此等战士们(从女的那儿)走了以来才去的。

价钞票是 1 日元 50 钞票到 2 日 元左右,是用军票支付的。

日本的钞票是一分钞票也没有。

在分队里训练的时辰是把 女的抓到驻屯地, 分队养起来。

待一星期或两星期就给放了, 再去抓替补的过去。

去寺院里的话有格外多,由于寺院大,因此周围的女小孩都逃到寺院里避难。

去那 里的话就有了。

平常老百姓的家里也有,只需破坏二楼,就会发现藏在那儿的女 孩。

女孩藏在二楼稻草堆里,由父母每天给她们送饭。

分队是在民宅驻屯上去的。

带来 3 个左右的女小孩,供住供吃,玩腻了就给 换掉。

刚末尾小姐们只是哭。

但是,只需带到分队给她们饭吃就没事了。

行军时 (在去南京的路上),只需发现(女的)就干,一定是说把背囊放在边上,就地给干了。

有年轻的,也有 50 岁左右的,基本上农家妇女。

父母没给藏起来,放东西的阁楼 里和寺院里藏得最多了。

进军的时辰自己心境会变得粗鲁……干了 50 团体以上。

如今想起来几乎不是人干的情形。

自己也不了解是死是活,成了真正的畜生。

上 司们不或许留意你的,由于自己也在干。

也没有宪兵来,在中国的时辰一次也没有 见过宪兵。

至于干完了给杀掉的情形,我们是没有干过,而且也没有听说过。

所 以不了解有没有那种状况。

但是,在上海和南京常常能够看见女的的尸体。

在北 支也见过,是裸着身子的。

进攻南京和徐州的时辰,由于忙于战争,因此没有时 间去干。

那时辰,最要紧的是吃,每天只是舍命地去找鸡蛋和鸡。

由于我忙于照 顾队长,因此没怎么样去偷。

三草本一平: 以抓阄儿的方式轮奸女小孩 在南京,由于闲着没事儿干,就强奸了女小孩。

部队的战士们随意出去征发 女的的情形,事实上军官是了解的,但啥也不说,等因此默许了。

由于男人嘛, 有一年半载没有跟女的睡觉,是憋不住的。

假设是男人的话,那是理所应该的事 情,是人的话总想跟女的睡觉。

闯进民宅的话,四处都有女的藏着。

有藏在家里 的,也有藏在稻田里的。

几乎全部的女的脸上都用锅灰把脸涂得格外黑。

支那的女 人由于不洗澡,因此格外脏,但像住在南京那样的都市里的女孩,格外多是弄得挺干 净漂亮的。

只需说一句“×看看(显露性器官的意义,战士们运用的中国话)”,几 乎全部的女的都老老实实地把衣服卷起来,显露来让我们看的。

在挂着国际红十 字旗的中央,南京的女小孩都逃进了那儿。

街上没有女小孩,因此搜寻女孩是在 到郊外停止扫荡的时辰抓的,在密密麻麻地衔接在一齐的村庄里干了坏事。

找小姐是以分队为一个单位或几团体成伙一齐去的。

只需抓到了,分队的几 团体就上前按倒,以抓阄儿的方式决策强奸的顺序。

假设抓到第一的话,要把姑 娘脸上涂的灰擦洁净,接着才无能。

五六团体轮番按着,小姐曾经吐白沫了。

士 兵们是如饥似渴。

女小孩怕被杀死,因此全身直打哆嗦。

在南京两三团体一伙去

找小姐的时辰, 房子里躲着一个穿着漂亮的中国衣服、像是国民党高官的夫人似 的女的。

我们对她说“×看看”,她是惧怕被杀死吧,丝毫没有抗击,老老实实地 把衣服下摆拉上去让我们干了。

情形完毕后,由于让我们干得舒服,我们还向那 个夫人说了声“感谢,感谢”,握手道别了。

战士们都格外年轻,想到改日能够死掉, 就愈加迫切地想和女的睡觉。

抱女的是谁都愿意干的情形。

…… 听说过干完女小孩后,为了封口而杀掉的情形。

还听说,有的部队让支那男 女交媾,他们看着取乐。

拉来十九、二十岁的小姐的时辰,他们的父母就跟过去,把头磕到空中上, 做出求我们放过女儿的模样。

但求也没有用,由于战士们基本上如饥似渴,没有一 团体去听他们的。

三五团体按住还没有跟男人睡过的女孩, 那女孩当即就昏过去, 嘴上直吐白沫。

父母说“不要”,但我们依然非干不可。

我也干过,但干这种事是 没有一点益处的。

全日本的战士都干过这种事,只看你说不说出来罢了。

由因此 男人嘛,分队里假设有 10 团体,就有 10 团体干过。

战争拖得越长就越想女的, 别的部队也一样地干。

人嘛,都一样。

大田俊夫: 抓来做豆腐的,让他找“美女” 平常的女小孩不得不都遵从我们的话,只需抗击就整理掉。

假设碰到有力气 抗击的,就感觉是娘子军,也给杀掉。

也有不就地杀死,而是让她们扛行李,带 到别的中央强奸的。

队长发现了,也只是轻描淡写说一句“不要干坏事啦”(嘿嘿 嘿地笑)。

队长也是男的,因此了解部下们在干啥,也不或许去清查的。

我们“是、 是”地允许,平常是干完后几乎都放小姐们回家。

做饭也运用中国人。

我们一个分队抓的中国人是一男二女,让他们烧饭、洗 衣服。

倒是抓了能做事的中国人。

男的是做豆腐的,刚抓住时他格外惧怕,全身直 打哆嗦,舍命地求我们说“饶我一条命吧”,还在纸上写了“饶我一条命”,看上去 有点儿学咨询。

我们觉得那个男的能够用,就给他发了写着“公用”字样的臂章,留 在分队里使唤了 做豆腐的领路带得格外好,因此能够偷来好多肉和鸡、毛毯及短裤等东西。

由于 他是做生意的,因此对街里是一清二楚,加上有日军的臂章,因此不停地偷来手 表和肉啥的。

别的分队都格外羡慕我们的分队。

他还带来做豆腐的锅给我们烧饭。

接着让他去了绸布店里把我们的短裤和被子都偷过去。

那团体还叫来两三个 同伙,从店里偷了东西后居然倒卖起来了。

大摇大摆地把支那人的好东西偷来, 干得还挺起劲儿呢。

尽管店里的人挺怜惜的,但我们依然得了益处。

我们在纸上写了“美女”二字,交给做豆腐的,用手势命令他去带来。

男的马 上说“挺好,挺好”,就出去了。

“挺好”一定是好的意义,说女小孩“挺好”是漂亮的 意义。

他去了难民区,格外快就带过去两个漂亮的女小孩,是穿裙子的女子学校的 先生。

给她们每人一间房子,白昼让她们洗衣服,晚上固然不放她们回去,留在 分队里供我们玩儿。

我们都格外年轻,因此免不了要“洒一高”(性交)的,也是理所 固然的情形。

分队在南京是十来个,两个女小孩足够玩儿了。

但只放在我们的部 队里,关起来不让她们出去。

外边四处基本上日本兵,她们也了解假设逃跑的话会 被抓回来杀死,因此不或许逃。

我也同做豆腐的一齐去绸布店里扛来绸缎、闪闪发 亮的衣服给女孩们穿,让女小孩兴奋。

别的部队都格外羡慕我们,也抓来女孩关起 来。

在南京去征发小姐的时辰,女小孩们都在脸上涂锅灰,涂得格外黑,扮成了老 人。

但我们依然能识别出是年轻人, 由因此朋友的女的, 因此都有想强奸的念头。

只需说“没有命的、开放”,拉开胸口的话,女的就猜到要干啥了。

我们拉 走女孩时,女小孩的父母或祖母跟出来求饶,我们不是给刺死一定是放火,接着才 回来。

这是命令,听说假设不遵照命令的话,就送到军法会议去。

我们进南京的 时辰,那边的人是挺怜惜的。

我们是轻机枪队,因此分散举动,在步兵掩护下打枪,不打的话不行。

一定 要在他人先下手之前杀掉对方,想活着就得杀人。

只需放开胆子去杀就有勋劳, 就能够失掉勋章。

死了就不行,活着就要尽可能多杀对方。

13 日,在扬子江边, 步枪队一开枪, 轻机枪也扫射起来了, 只需谁说一句“下一批”, 就把人排好打死。

那时辰我是以给战友报仇雪恨的心境扫射的,兴奋得连女的和小孩也杀。

“南京 是朋友的首都,大伙儿都格外辛苦,格外多战友战死了。

这回该让你们尝一尝甜头了, 你们这些兔崽子。

”由于战友死了,因此看见活着的中国人就恨。

南京大屠杀是存在的。

说没有的人基本上后来出去的人,是从东京过去稍微看 一看、转一转便去南京的人说的。

我们战士是看见过的。

如今中国和韩国提出赔偿的成绩,怜惜的人真是太多了,日本让他们遭到了 严酷的遭遇。

被批评是理所应该的,由于南京大屠杀是存在的,是我们亲手在扬 子江边开枪打死了好几万中国人。

泽田小次郎: 扫荡的重要目的是女的 不管哪里的部队, 事先只假设最先冲进了城, 就一定干得格外完全。

强奸妇女、 征发物资、杀人啥的,生怕任何一个部队都做过吧! 我想,强奸妇女的行径相当普遍。

战役完毕后去扫荡,我们有的战士被中国 人扔进小河杀死,有的被扔到水井里。

也一定是说,一两团体去征发妇女,反而自 己被干掉了。

妇女不大出如今第一线上,扫荡的时辰却四处都能见到。

能够是战 争一完毕,她们就回到前方来了的缘由吧。

妇女们常常躲在旱地里。

有时辰你一 拿起水缸的盖子就能看到有女的躲在外头。

我们的战士或许是常常在这些中央发 现她们,接着把她们强奸的。

南京进攻战中间,大伙儿一发现稻草堆就放火,外头 就有妇女跑出来。

战争停顿成那样大的规模,全部的情形都能够想象得出来。

那 和两三天的战役不一样,时刻长,休憩时刻也长,休憩时期给人的觉得是随你怎 么玩都行。

部队一驻扎上去就立即去临近的村庄停止征发。

扫荡的话,重要目的 一定是妇女。

我们这边尽是男人,而且又基本上 20 来岁的年轻人,因此情形也是格外 复杂想象的。

慰安所被感觉是战士所必需的设备。

部队刚驻扎上去不大会儿,就有从军慰安妇 被带过去了。

假设没带过去,就会对居民立功了,因此我想,她们是为了预防不 好的情形发作而被带来的。

慰安所是部队驻扎上去后 10 天或 15 天设立的,南京 城内繁华的中央就有过。

下关或许没有。

尽管我们联队没在城内干过,只是我想 胁坂部队临近一定有过。

尽管没有亲耳听说,但是想来平常是设在部队临近的。

慰安所四处都有, 分不清是哪个部队设立的。

慰安妇中间有朝鲜人, 也有日自己。

一旦治安好转,日本妇女也会时常出去。

部队里要去慰安所的人每天都有。

我们 中队没有慰安所。

我事先还感觉慰安妇是由专门担负慰安所的部队带来的呢。

我 也不了解他们从啥样的中央把人给拉来的。

川中洁一: 征发小姐时两三团体去,征发粮食时则是一大群去

战争末尾的时辰,随身口粮分到 10 天的量,除了米还有副食,因此想想带 着走也格外不复杂吧。

我有马关心,倒是格外轻松。

在来南京的战争进程中,分队也 停止了粮食的征发。

一定是赶赶鸡,赶赶猪,靠在外地置办生活了上去。

南京还多稀有点米,可依然稻谷,因此我们也曾经自个拿臼舂了吃。

攻陷以 后,部队的流通也好起来了,这时辰就靠军队的粮饷过活了,再适当征发一些猪 呀鸡呀的副食。

征发物资是大伙儿一齐去,假设去征发小姐,就只好少数两三团体去了。

这些 人尽管了解小姐规避的中央,但是间或也会中潜伏的。

经过困难的战争树立了赫赫战功的人中间,也有误入这种中央死的。

为了不 在那种状况下白白牺牲,见到败兵我们就突击征伐他们。

去征发物资的时辰,我 曾经偶然看到外头的小屋里藏着二三十个女的。

她们在屋里盖了稻草藏着,只是 我啥也没干就把门给翻开了。

每个联队都设立慰安所。

我想,假设不正式设立慰安所的话,我们就会去征 发女的,干下坏事,因此慰安所依然必要的。

我们没在那儿待多久,因此也不太 明晰南京的状况,只是,下天津的时辰我曾经去那种中央玩过。

由于大伙儿全基本上 年轻人, 有一种一时半会儿也忍不住的觉得。

固然每团体的状况也格外多稀有点不 一样吧。

上了第一线,吃饭睡觉全在一块儿,相互之间谁也不了解改日或许改日 谁会死掉,因此不管新兵依然军龄两年的兵,都去征发妇女了。

下山雄一郎: 越是有夫人的人越要去强奸 我们是从上海乘船沿长江去的南京。

过了一座小山,立即就进了南京。

我们 在埠头让人把马拉上去,骑马出来了。

最终来是乘格外大的汽船。

那时辰离南京陷落 曾经格外长时刻了,我没有看见过尸体。

进了南京,我们在城外的步兵学校担负警备义务。

攻陷以来出来警备,出城 以来又布置了航空和飞机的警备义务。

我只去干了航空的警备。

事先是爬上步兵 学校所在的山头停止警备。

城里没有一个活人。

到了城内警备站岗的时辰就毛骨悚然。

听说还有败兵, 因此挺担忧自己是不是会被干掉。

早会的时辰,9 师团曾经收回“制止去难民区”如此一条命令。

也有人去征发女的。

能够越是有夫人的人就越是忍不住吧,他们常常强奸女 人。

骑兵中间也有这种人。

他们抓住女的就在百姓家里干了,我甚至亲眼见过在 路中心干的,一定是我们中队的。

师团不是有过“不准强奸”的命令吗?听说宪兵也 进城了,只是最终来依然没来。

他们强奸过女的之后就杀掉。

听说我们师团也有这种事,我还听他们洋洋得 意地讲过。

说啥他一团体在路中心强奸,支那人都见到了。

我们由因此新兵,因此没去那种中央,但是肉和吃的东西是征发过的。

他们 劝诫过我说,征发“会中潜伏,别单独举动”。

征发的是鸡啊啥的。

由于人务必 得吃东西啊。

征发是要去农家的。

鸡、米、玉米等等,就成了大行李到来之前的 粮草。

联队长常常说:“不准调戏妇女。

”妇女四处都有,都藏在平常百姓家里。

一 旦进入了我们占领的中央,她们就往脸上抹锅底灰。

抹上了锅底灰,看上去像老 人,只是我们依然看得出哪是年轻人的。

一次,四五团体去村里征发,女的吓得 动弹不了,是由于朋友出去了的缘由吧,我们就轮奸了屋里的女的。

大川护男:

我是新兵,担负找女的,自己也干 我们干的尽是前方的情形,在第一线过去之后,搜寻躲着的那些人,搜出了 格外多女的。

女的和女小孩往脸上抹了脏东西,把自己弄得格外丑。

有的战士做得格外 过火,抓到年轻的就杀掉啥的,我见过。

我也常常看到裸体的女尸,其中有一 具那儿(性器官)插了根竹枪一样的东西,一丝不挂,摆成了“大”字形。

看着这些, 我就想,我们在干恶劣的情形啊! 驻扎上去以来,我也曾经去搜过慰安性质的女小孩,当场干了。

部队里有人 说,这种时辰哪怕稍微干点坏事,之后被人了解了也格外风险,因此干脆杀了她, 干了坏事就把人杀掉。

听说有的部队说是他们抗日思想顽固,就下令统统杀光。

比如说,只需不明白他藏了武器,或许觉得有点可疑,就把房子统统烧光。

从上海 到南京这段时刻, 我们时常都属于前方部队,因此经过的基本上曾经烧成了灰的村 庄。

在南京, 我们在城内以分队的方式驻扎了大约一个月。

南京事先是中国的首 都,兴盛极了,有丝绸,有棉被,啥都有。

房主逃走以来,房子里还有好东西 没来得及带走,只假设能吃的,我们啥都征发了。

在分队,分队的 10 团体轮 流出去征发女的或许食物。

我们也去征发,乡下尽管有人,却没人抗击。

就算还 有男人在,他们也只是怕日本兵,怕得跪地求饶。

我是个新兵,因此就担负去找女小孩。

不去找就会挨骂,因此我们也顾不得 其他了。

上头说的话万万不敢违犯,因此我就舍命去搜女小孩了。

她们藏的中央 不是房子,啥也不是。

她们藏在墙呀砖头之类的前面。

除了房子,连竹林和田 里的稻草垛也躲。

假设带回来两个女的,就务必送给中队长一个。

余下的一个, 就从分队 10 团体的头头——班长末尾轮奸。

我们是新兵,因此想都别想了呐。

就如此,轮奸完了女小孩,就把人给杀掉了。

我参加了战争,也曾经被扣押在西伯利亚。

这场战争,我想,是场日自己自我觉得太过良好的战争。

日本的军队太为所 欲为了。

在西伯利亚那个中央,我们不得不休息干活。

军官待在别的宿舍外头, 状况怎么样样我不明晰。

但我们这些下面的小兵是一样的。

做下恶劣情形的人失掉 了同等的报应。

不能再发起战争了。

森田太郎: 把女小孩拉来放进中队的私设慰安所 支那事故末尾时,我在 3 大队本部。

到南京光华门左右走了一个月,一路上都有战争。

去南京途中的战争,朋友 一副要逃跑的架势,差不多没打头。

抵达南京是在 12 月中旬吧。

结果光华门是急 着赶到了,可行李又重,粮草又没跟上。

两三天的话还能有米吃,可没想到接连 一个星期到 10 天左右都没来。

这种时辰就要在外地征发了。

去外地征发的是士 兵。

进了中国农户家里一看,也没团体影:逃了。

只是,女小孩啥的倒是有的。

居民格外老实,都没抗击。

征发小姐我们也干了。

农家的女小孩爬上天花板躲着。

只需看一眼这家的家 具,我们就能明晓外头有没有女小孩。

说是去征集食物,事实上一定是食物跟小姐一 块儿找。

能够是言语不通的缘由吧,我们也没遭到抗击。

女小孩都浑身颤抖。

这 种事是各分队单独举动的。

也有的分队把女小孩拉过去私下设立了慰安所。

差不多 上一个大队有 10 个左右的小姐。

小姐们由军队管理。

我不了解他们是从哪里把 女小孩给拉来的,可我了解外头有格外多朝鲜小姐。

在淳化镇,女小孩基本上征发的

时辰抓的,因此没有设过慰安所。

在淳化镇,也发作过战士去征发的时辰强奸女 小孩的情形。

小寺忠雄: 外地争夺和队长玩女的 (辎重 16 联队)某个中队长是带着女的逛大街的。

由于下属都那个模样,所 以只需想干坏事,不管多少都无能。

我也爱慕女的。

分队的战士们把抓到的女的 带来,说“玩吧”。

不管女的怎么样不愿意,我们只说“好好”,大伙儿就躲起来干了。

像我们如此年岁大的兵真实干了许多坏事,但也有不干的战士,由于在家里是全 心全意拜神的。

战士里也有各种各样的人。

相似下面的日军老兵“自述”,只需心态正常的人,读了这些文字都会有想吐 的感受。

这一定是日本入侵者的兽性。

 
 

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