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日本人自己说的怎么糟蹋中国妇女的

 时间:2014-12-04 08:44:20 贡献者:舵主我

导读:日军侵华的整个过程, 特别是像无辜地戮杀中国百姓这样的事,当时的日本军 方和政府有相当严格的纪律,也就是说,不经军方和官方审查,绝对不能将在中 国的所作所为——指杀人放火

看看日本人自己说的怎么糟蹋中国妇女的
看看日本人自己说的怎么糟蹋中国妇女的

日军侵华的整个过程, 特别是像无辜地戮杀中国百姓这样的事,当时的日本军 方和政府有相当严格的纪律,也就是说,不经军方和官方审查,绝对不能将在中 国的所作所为——指杀人放火的事随便讲给家人和亲友听,更不能写文章。

在日 本侵略者宣告投降后, 日方对所有回国的将士都有最为严格的审查措施,在战场 上的“日记”、“笔记”等见诸文字的东西一律禁止带回,一旦发现是要受严惩的。

因此现在想从日方获取这方面的第一手史料非常不易。

然而,即使这样,我们仍 然还是获得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日本老兵们当时留下的“日记”等。

战后曾经有一段 时间——包括现在, 一些对战争有反省意识的日本老兵们,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 加之越来越悔恨战争, 陆续有人开始写回忆文章,这使得当年日军在中国包括南 京大屠杀时的罪行有了更加真切的反映。

另有一些爱好和平的反战人士,如松冈 环女士等更是自己行动起来, 亲自找日本老兵调查核实其在华时的罪行,故而笔 者有机会获取一部分日本老兵自己写的反映他们在华时强奸和轮奸中国妇女的 材料。

一个男人强奸或参与轮奸女人,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要受到严惩的, 但几乎没有一个强奸和轮奸过女人的男人会主动把这样的事说出来。

战争中强奸 和轮奸女人应该说不是只发生在日本军队里, 但日本军队在中国特别是在占领南 京时期对妇女的伤害,是特别残忍和可憎的。

日本官兵自己也承认:几乎没有人 干净过。

强奸和轮奸女人就像“吃饭”一样,是他们“必须”和“随手可得”的事。

有事没事,“找花姑娘”;“征粮”、“征发”的主要目的也是“找花姑娘”;白天 黑夜“找花姑娘”……当兵的“找花姑娘”、当官的“找花姑娘”,在南京沦陷的日子 里,日本兵所做的最“来劲”的事基本就是这一桩。

“这场战争最糟糕的不是被烧掉的建筑和被摧毁的家园,虽然那也很糟糕, 而是男人永远不会再回来,而妇女终生都要伴随强奸带给她们的身心痛苦和伤 害。

我几乎不知道男人被带走杀害和妇女在恐怖中幸存下来变成惊弓之鸟,哪件 事更令人悲伤。

”美国人米尔斯在写给他妻子的信中这样形容他所看到的日军给 南京百姓留下的最悲惨的情形。

“搞女人的事,是不会随便写在日记里的。

”一位日本老兵的后裔这样对笔者 说。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在极其有限的日本老兵的“日记”里找到一些这方面的东 西。

如原侵华日军第 16 师团第 33 联队第 1 大队的田中士兵写过的《田中日记》 中就这样记述过: 1 月 20 日 分队的人终于带女人来了。

她哭着说:“家里有婴儿,让我回去吧。

”我们虽 然没有父母的慈爱心,但觉得她很可怜。

某某、某某家伙做了“好事”。

1 月 22 日 又有姑娘被拉进来了。

吵闹了一个晚上睡不着觉。

下面是日本老兵在 20 世纪 90 年代前后接受调查访问时所自述的在南京强 奸、轮奸中国妇女的原始材料—— 秋山源治: 想要饭吃,就用性来换 我们在难民区也发现了姑娘。

姑娘的征发,刚开始是闯进房子里搜查,一旦 发现女的就干了。

攻陷后过了 10 到 15 天,我去了难民区。

到了那里,我就说“剩饭跟× 交换”。

当时我是连锅端着去的,所以就说跟这个交换。

跟女人,你就说“饭、饭、性交”

或者“× ,交换”。

这么一来,女人就说把那剩饭给她。

(很多人逃走了)房子哪里 都空着,所以我说一声“走吧”,就干了。

那时候局势已经稳定下来很多了。

鬼头久二: 发现女的便就地强奸 扫荡的时候是挨家挨户进行搜查,如发现女孩子,当场就给强奸了。

女孩子 们大概都躲在床下或窗帘后边。

被发现的时候,不知是害怕还是什么原因,反正 没有反抗。

因为没有受到宪兵队的阻止,所以可以随便干,没有限制。

女人们脸 上都涂着墨水之类。

想不起来自己强奸了多少女人,只有一件事有印象,那是抓 到逃跑的母女俩时, 母亲说女儿还小, 所以求我们只对自己来, 我说了句“笨蛋”, 把母亲推开了。

干的时候是两三个人一起干。

干的时候当然觉得不好,也想过, 如果日本被占领,自己的女儿或者是女人被强奸该怎么办。

但是,当时是自己也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 所以趁还活着的时候干自己想干的事情,这跟天皇的命 令什么的没有关系。

这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我在南京当然有过强奸的经历,并且 是不分场所,有很多空房子,就在空房子里的床上干。

平时也拿着米去向母亲要 女儿。

还有,有的女人是自己从难民区走出来,用自己的身子换大米。

米是我们 自己吃的大米,一回给装满一只袜子的量[相当于 5 合(日本的计量单位,1 合约 0.18 升)]。

不是在南京城,而是在南京郊外,如果被宪兵队抓住的话比较麻烦, 所以就杀死了女人。

我是只在扫荡时进城的,也杀过人。

从这些事情来看,我认为南京大屠杀是有过的,我认为是干了坏事。

井户直次郎: 扫荡时的主要兴趣是强奸 (强奸)是所到之处都有。

这是少不了的事情。

在所到之处都目睹过扛着女人 和强奸妇女的场面,连老太太也抓。

强奸后就给杀死了。

残酷极了。

陷落后过了两天,到下关进行征发的时候,在民宅征发过米和食物,那时也 征发女人。

打开屋里的衣箱盖时,发现里边藏着年轻的媳妇。

因为是缠足,所以 逃不快, 就抓住了, 就地扒掉衣服强奸。

因为只穿了一条裤子, 里边没有穿内裤, 所以马上就可以干了。

干完后,对方虽然说了“不要”,但还是对准胸口开枪杀死 了。

这是一种默契。

如果以后宪兵队来了,事情败露的话要算作罪行的,所以给 杀掉了。

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干完就杀掉了。

过了好长时间,治安有所好转,宪兵队让部队所有的士兵排成一排,把受到 强奸的妇女带过来,让她们指出是谁干的。

跟平时不一样,这次不算有罪,只是 被骂了一句“不要再干了”。

不算有罪,也不算别的什么,只是挨骂而已。

我们随 心所欲地作恶,10 个人里竟然有 9 个人干过强奸,还自吹自擂引以为豪呢。

大部分的部队都带着称为慰安妇的 30 多名妇女一起行动。

几乎都是朝鲜的 妇女。

我们的部队也设置过慰安所。

不是设在中队, 而是设在野田部队的联队里。

在南京(驻屯地)的光华门附近也设置了慰安所。

对城里女人藏身的地方也是了如指掌。

年轻的、年纪大一点的都干过。

干完 后如被发现的话会惹来麻烦,所以就给杀掉了。

不管是进南京之前,还是进南京 之后,强奸妇女可以说是任你随便干,干多少都无所谓。

还有的人自吹“干了 70 岁的老太婆,腰都变轻了”。

在城里也有很多妇女被留下来了,几乎都藏在洞里 边。

即使设立了慰安所,也没有减少强奸事件。

慰安所的妇女都是朝鲜人,分为 军官用和一般用。

费用大概是 1 日元或 2 日元。

一般士兵的工资是 8 日元左右, 我因为是伍长,所以有 15 日元左右。

我们的分队还算好的,别的部队更是乱来。

分队的士兵们几乎都经历过(强奸)。

如果去城里干的话可以“白干”的。

还去过只收容女人的难民区(估计是金陵女子大学吧)。

在屋里指手画脚地任 意挑选,并且当场就干了。

跟我同一个部队的,忘了是谁,在强奸的时候,被中 国的败兵打了头部。

从那以后强奸时, 都会有人给你放哨的。

是不分昼夜地干的。

一般是以一个分队为单位行动。

可能去过十几次。

几乎所有的分队都是这样。

同 伙相互说“给我盯这边”、“给我盯那边”,干的时候也不顾虑旁边有没有人。

说什 么“结束了吗?这回该我了……”就是这样的情 士兵是一边说“死了,死了”,一边把女人带出来。

女的也害怕被杀,所以立刻 答应了。

脸上虽然涂着锅底的灰,但是马上可以看出来的。

每天净抓女人,虽然 也害怕,但有意思的事情更多。

东征雄: 即使饿着肚子,看到女人就来精神了 ……当时我 25 岁。

从神户港出航,叫“利根川丸”的船上装载着 1000 人左右 的士兵到达了南京。

从那儿开始,参加了大别山和汉口战役。

在我前面的士兵都 参加过南京进攻战。

听说过 9 师团的杀人,是让支那人往栈桥上跑,他们从后面 开枪打死的。

在支那,根据队长的命令,为了给国内来的人壮胆,用刺刀刺死过捆绑着的 支那俘虏。

支那人“呀”地发出了叫声。

第一次是在安陆战役时干的,在讨伐中也 放火、征发,干尽了坏事,都是跟先来的士兵学的。

闯入老百姓的家里,只要见 到好一点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全部都偷回来。

在支那是就地征发,所以任你想干 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偷什么都可以。

大家都把领章(所属的部队不同,领章的颜色也不同)摘掉后去抢东西。

肚子 虽然饿得受不了,但只要看见女的就立刻来了精神,一把就把女人给抓起来 了。

……部队里的所有人都干,就算默认吧。

把女人打得半死不活的,因为反抗 嘛。

女孩子往往是不会让放过去的。

反抗的就打,乖乖让干的就可能不杀,不让 干的人就要杀掉…… 有战友战死就产生了复仇心,想对中国人干残酷的事。

不知杀死了多少人, 记得有一回用手枪杀死了女的。

冲进民宅让父母交出女儿,不交出来,就开枪打 死了。

受惊吓的女儿蹦出来看究竟, 把她抓起来, 大家一起干了, 是 6 个人干的, 最后女孩子好像死了。

我没觉得可怜,认为“要恨就恨蒋介石”。

在征发和强奸的 时候也是认为“坏的是蒋介石”。

我一直认为日本是“神的国家”,所以干什么都可 以。

当时我还一直想“干人们都干不了的事”。

大东亚战争的时候,在苏门答腊也跟荷兰的妇女睡过觉。

不是在慰安所,是 在俘虏收养所。

跟那里的(被收容的)女的干的,干了与支那时一样的坏事。

因为 女人都饿着肚子,所以就用吃的引诱她们。

日本战败准备回国的时候,受到了收 容所二三十名妇女的“验明脑袋”, 就是说要揪出干坏事的家伙。

我因为剃了胡子, 所以漏网了。

可怕极了。

在支那,进村子之前,如果是进行抵抗过的村子,就放火烧掉。

这是报复。

杀死的支那人有 10 人或 20 人,这以上就记不起来了。

只有一个是开枪打死的, 剩下的几乎都是用刺刀刺死的。

几乎都是男的,也有两三个女的。

因为没有交出 女的,所以给杀了。

用刺刀刺很不容易死,就是说一刀下去也死不了人的,有的 刺两刀也不死,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去看还在“噗噗”地吐血沫。

这时候, 我就说“你 要恨就恨蒋介石吧”。

对于(杀人)没当回事。

不是我一个人干,而是大家都在干。

大家都很年轻, 都想女人, 最大的愿望就是喝一口国内的水, 抱一抱国内的女人。

支那女人身上发出的味儿不一样。

台湾有台湾的味儿,朝鲜有朝鲜的味儿。

可能

是吃的东西不一样吧?(强奸过的中国女人)有 10 人以上,大概是 30 人左右吧。

记不清楚了。

……第一线部队就是这样的。

第一线部队是无情的部队。

说是去讨 伐,其实是去抓女人。

因为讨伐往往是突然袭击,所以女人来不及跑掉,抓起来 比较容易。

当时的目标就是这个。

对老人和小孩子没有动过手,我只干年轻的女 孩。

田所耕太: 把女人抓到驻屯地,由分队养起来再…… 到 12 月 15 日为止是进攻战,从 16 日到(次年)1 月 11 日是在南京附近当警 卫。

南京郊外开始出现了慰安所。

是用玉米皮编的小草屋,窄得只能放一张床。

女孩子有十五六个人,都是朝鲜女孩。

士兵都站在外边排队等着。

我因为是下级 军官,所以等士兵们(从女人那里)走了以后才去的。

价格是 1 日元 50 钱到 2 日 元左右,是用军票支付的。

日本的钱是一分钱也没有。

在分队里训练的时候是把 女人抓到驻屯地, 分队养起来。

待一星期或两星期就给放了, 再去抓替补的过来。

去寺庙里的话有很多,因为寺庙大,所以周围的女孩子都逃到寺庙里避难。

去那 里的话就有了。

普通老百姓的家里也有,只要毁坏二楼,就会发现藏在那里的女 孩。

女孩藏在二楼稻草堆里,由父母每天给她们送饭。

分队是在民宅驻屯下来的。

带来 3 个左右的女孩子,供住供吃,玩腻了就给 换掉。

刚开始姑娘们只是哭。

但是,只要带到分队给她们饭吃就没事了。

行军时 (在去南京的路上),只要发现(女人)就干,就是说把背囊放在旁边,就地给干了。

有年轻的,也有 50 岁左右的,都是农家妇女。

父母没给藏起来,放东西的阁楼 里和寺庙里藏得最多了。

进军的时候自己心情会变得粗暴……干了 50 个人以上。

现在想起来简直不是人干的事情。

自己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成了真正的畜生。

上 司们不会注意你的,因为自己也在干。

也没有宪兵来,在中国的时候一次也没有 见过宪兵。

至于干完了给杀掉的事情,我们是没有干过,而且也没有听说过。

所 以不知道有没有那种情况。

但是,在上海和南京经常可以看见女人的尸体。

在北 支也见过,是裸着身子的。

进攻南京和徐州的时候,因为忙于战斗,所以没有时 间去干。

那时候,最要紧的是吃,每天只是拼命地去找鸡蛋和鸡。

因为我忙于照 顾队长,所以没怎么去偷。

三木本一平: 以抓阄儿的方式轮奸女孩子 在南京,因为闲着没事儿干,就强奸了女孩子。

部队的士兵们随便出去征发 女人的事情,其实军官是知道的,但什么也不说,等于是默认了。

因为男人嘛, 有一年半载没有跟女人睡觉,是憋不住的。

如果是男人的话,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情,是人的话总想跟女人睡觉。

闯进民宅的话,到处都有女人藏着。

有藏在家里 的,也有藏在稻田里的。

几乎所有的女人脸上都用锅灰把脸涂得很黑。

支那的女 人因为不洗澡,所以很脏,但像住在南京那样的都市里的女孩,很多是弄得挺干 净漂亮的。

只要说一句“×看看(露出性器官的意思,士兵们使用的中国话)”,几 乎所有的女人都老老实实地把衣服卷起来,露出来让我们看的。

在挂着国际红十 字旗的地方,南京的女孩子都逃进了那里。

街上没有女孩子,所以搜查女孩是在 到郊外进行扫荡的时候抓的,在稀稀拉拉地连接在一起的村落里干了坏事。

找姑娘是以分队为一个单位或几个人成伙一起去的。

只要抓到了,分队的几 个人就上前按倒,以抓阄儿的方式决定强奸的顺序。

如果抓到第一的话,要把姑 娘脸上涂的灰擦干净,然后才能干。

五六个人轮流按着,姑娘已经吐白沫了。

士 兵们是如饥似渴。

女孩子怕被杀死,所以全身直打哆嗦。

在南京两三个人一伙去

找姑娘的时候, 房子里躲着一个穿着漂亮的中国衣服、像是国民党高官的夫人似 的女人。

我们对她说“×看看”,她是害怕被杀死吧,丝毫没有抵抗,老老实实地 把衣服下摆拉上去让我们干了。

事情结束后,因为让我们干得舒服,我们还向那 个夫人说了声“谢谢,谢谢”,握手道别了。

士兵们都很年轻,想到明天可能死掉, 就更加急切地想和女人睡觉。

抱女人是谁都愿意干的事情。

…… 听说过干完女孩子后,为了封口而杀掉的事情。

还听说,有的部队让支那男 女交媾,他们看着取乐。

拉来十九、二十岁的姑娘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就跟过来,把头磕到地面上, 做出求我们放过女儿的样子。

但求也没有用,因为士兵们都是如饥似渴,没有一 个人去听他们的。

三五个人按住还没有跟男人睡过的女孩, 那女孩当即就昏过去, 嘴上直吐白沫。

父母说“不要”,但我们还是非干不可。

我也干过,但干这种事是 没有一点好处的。

全日本的士兵都干过这种事,只看你说不说出来罢了。

因为是 男人嘛,分队里如果有 10 个人,就有 10 个人干过。

战争拖得越长就越想女人, 别的部队也一样地干。

人嘛,都一样。

大田俊夫: 抓来做豆腐的,让他找“美女” 一般的女孩子不得不都听从我们的话,只要反抗就收拾掉。

如果碰到有力气 反抗的,就认为是娘子军,也给杀掉。

也有不就地杀死,而是让她们扛行李,带 到别的地方强奸的。

队长发现了,也只是轻描淡写说一句“不要干坏事啦”(嘿嘿 嘿地笑)。

队长也是男的,所以知道部下们在干什么,也不会去追究的。

我们“是、 是”地答应,一般是干完后几乎都放姑娘们回家。

做饭也使用中国人。

我们一个分队抓的中国人是一男二女,让他们烧饭、洗 衣服。

倒是抓了能做事的中国人。

男的是做豆腐的,刚抓住时他很害怕,全身直 打哆嗦,拼命地求我们说“饶我一条命吧”,还在纸上写了“饶我一条命”,看上去 有点儿学问。

我们觉得这个男的可以用,就给他发了写着“公用”字样的臂章,留 在分队里使唤了 做豆腐的带路带得很好,因此可以偷来好多肉和鸡、毛毯及短裤等东西。

因为 他是做买卖的,所以对街里是了如指掌,加上有日军的臂章,所以不停地偷来手 表和肉什么的。

别的分队都很羡慕我们的分队。

他还带来做豆腐的锅给我们烧饭。

接着让他去了绸布店里把我们的短裤和被子都偷过来。

那个人还叫来两三个 同伙,从店里偷了东西后竟然倒卖起来了。

大模大样地把支那人的好东西偷来, 干得还挺起劲儿呢。

虽然店里的人挺可怜的,但我们还是得了好处。

我们在纸上写了“美女”二字,交给做豆腐的,用手势命令他去带来。

男的马 上说“挺好,挺好”,就出去了。

“挺好”就是好的意思,说女孩子“挺好”是漂亮的 意思。

他去了难民区,很快就带过来两个漂亮的女孩子,是穿裙子的女子学校的 学生。

给她们每人一间房子,白天让她们洗衣服,晚上当然不放她们回去,留在 分队里供我们玩儿。

我们都很年轻,所以免不了要“洒一高”(性交)的,也是理所 当然的事情。

分队在南京是十来个,两个女孩子足够玩儿了。

但只放在我们的部 队里,关起来不让她们出去。

外边到处都是日本兵,她们也知道如果逃跑的话会 被抓回来杀死,所以不会逃。

我也同做豆腐的一起去绸布店里扛来绸缎、闪闪发 亮的衣服给女孩们穿,让女孩子高兴。

别的部队都很羡慕我们,也抓来女孩关起 来。

在南京去征发姑娘的时候,女孩子们都在脸上涂锅灰,涂得很黑,扮成了老 人。

但我们还是能辨认出是年轻人, 因为是敌人的女人, 所以都有想强奸的念头。

只要说“没有命的、开放”,拉开胸口的话,女人就猜到要干什么了。

我们拉 走女孩时,女孩子的父母或祖母跟出来求饶,我们不是给刺死就是放火,然后才 回来。

这是命令,听说如果不服从命令的话,就送到军法会议去。

我们进南京的 时候,那边的人是挺可怜的。

我们是轻机枪队,所以分散行动,在步兵掩护下打枪,不打的话不行。

一定 要在别人先动手之前杀掉对方,想活着就得杀人。

只要放开胆子去杀就有功劳, 就可以得到勋章。

死了就不行,活着就要尽量多杀对方。

13 日,在扬子江边, 步枪队一开枪, 轻机枪也扫射起来了, 只要谁说一句“下一批”, 就把人排好打死。

那时候我是以给战友报仇雪恨的心情扫射的,兴奋得连女人和孩子也杀。

“南京 是敌人的首都,大家都很辛苦,许多战友战死了。

这回该让你们尝一尝苦头了, 你们这些兔崽子。

”因为战友死了,所以看见活着的中国人就恨。

南京大屠杀是存在的。

说没有的人都是后来进来的人,是从东京过来稍微看 一看、转一转便去南京的人说的。

我们士兵是看见过的。

现在中国和韩国提出赔偿的问题,可怜的人真是太多了,日本让他们受到了 残酷的遭遇。

被谴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南京大屠杀是存在的,是我们亲手在扬 子江边开枪打死了好几万中国人。

泽田小次郎: 扫荡的首要目标是女人 无论哪里的部队, 当时只要是最先冲进了城, 就肯定干得很彻底。

强奸妇女、 征发物资、杀人什么的,恐怕任何一个部队都做过吧! 我想,强奸妇女的行为相当普遍。

战役结束后去扫荡,我们有的士兵被中国 人扔进小河杀死,有的被扔到水井里。

也就是说,一两个人去征发妇女,反而自 己被干掉了。

妇女不大出现在第一线上,扫荡的时候却到处都能见到。

可能是战 争一结束,她们就回到后方来了的缘故吧。

妇女们经常躲在旱地里。

有时候你一 拿起水缸的盖子就能看到有女的躲在里面。

我们的士兵好像是经常在这些地方发 现她们,然后把她们强奸的。

南京进攻战当中,大家一发现稻草堆就放火,里面 就有妇女跑出来。

战争发展成那么大的规模,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想象得出来。

那 和两三天的战役不一样,时间长,休息时间也长,休息期间给人的感觉是随你怎 么玩都行。

部队一驻扎下来就马上去附近的村庄进行征发。

扫荡的话,首要目标 就是妇女。

我们这边尽是男人,而且又都是 20 来岁的年轻人,所以事情也是很 容易想象的。

慰安所被认为是士兵所必需的设施。

部队刚驻扎下来不久,就有从军慰安妇 被带过来了。

如果没带过来,就会对居民犯罪了,所以我想,她们是为了防止不 好的事情发生而被带来的。

慰安所是部队驻扎下来后 10 天或 15 天设立的,南京 城内热闹的地方就有过。

下关也许没有。

虽然我们联队没在城内干过,不过我想 胁坂部队附近肯定有过。

虽然没有亲耳听说,但是想来一般是设在部队附近的。

慰安所到处都有, 分不清是哪个部队设立的。

慰安妇当中有朝鲜人, 也有日本人。

一旦治安好转,日本妇女也会不断进来。

部队里要去慰安所的人每天都有。

我们 中队没有慰安所。

我当时还认为慰安妇是由专门负责慰安所的部队带来的呢。

我 也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样的地方把人给拉来的。

川中洁一: 征发姑娘时两三个人去,征发粮食时则是一大群去

战斗开始的时候,随身口粮分到 10 天的量,除了米还有副食,所以想想带 着走也很不容易吧。

我有马帮忙,倒是很轻松。

在来南京的战斗过程中,分队也 进行了粮食的征发。

就是赶赶鸡,赶赶猪,靠在当地置办生存了下来。

南京还多少有点米,可还是稻谷,所以我们也曾经自个拿臼舂了吃。

攻陷以 后,部队的流通也好起来了,这时候就靠军队的粮饷过活了,再适当征发一些猪 呀鸡呀的副食。

征发物资是大家一起去,如果去征发姑娘,就只有少数两三个人去了。

这些 人尽管知道姑娘躲藏的地方,但是偶尔也会中埋伏的。

经过艰苦的战斗建立了赫赫战功的人当中,也有误入这种地方死的。

为了不 在那种情况下白白牺牲,见到败兵我们就袭击讨伐他们。

去征发物资的时候,我 曾经偶然看到外面的小屋里藏着二三十个女人。

她们在屋里盖了稻草藏着,不过 我什么也没干就把门给关上了。

每个联队都设立慰安所。

我想,如果不正式设立慰安所的话,我们就会去征 发女人,干下坏事,所以慰安所还是必要的。

我们没在那儿待多久,所以也不太 清楚南京的情况,不过,下天津的时候我曾经去那种地方玩过。

因为大家全都是 年轻人, 有一种一时半会儿也忍不住的感觉。

当然每个人的情况也许多少有点不 一样吧。

上了第一线,吃饭睡觉全在一块儿,相互之间谁也不知道今天或者明天 谁会死掉,所以不管新兵还是军龄两年的兵,都去征发妇女了。

下山雄一郎: 越是有老婆的人越要去强奸 我们是从上海乘船沿长江去的南京。

过了一座小山,马上就进了南京。

我们 在埠头让人把马拉下来,骑马进去了。

最初是乘很大的汽船。

那时候离南京陷落 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没有看见过尸体。

进了南京,我们在城外的步兵学校负责警备任务。

攻陷以后进去警备,出城 以后又布置了航空和飞机的警备任务。

我只去干了航空的警备。

当时是爬上步兵 学校所在的山头进行警备。

城里没有一个活人。

到了城内警备放哨的时候就毛骨悚然。

听说还有败兵, 所以挺担心自己是不是会被干掉。

早会的时候,9 师团曾经发出“禁止去难民区”这样一条命令。

也有人去征发女人。

可能越是有老婆的人就越是忍不住吧,他们经常强奸女 人。

骑兵当中也有这种人。

他们抓住女人就在百姓家里干了,我甚至亲眼见过在 路中央干的,就是我们中队的。

师团不是有过“不准强奸”的命令吗?听说宪兵也 进城了,不过最终还是没来。

他们强奸过女人之后就杀掉。

听说我们师团也有这种事,我还听他们洋洋得 意地讲过。

说什么他一个人在路中央强奸,支那人都见到了。

我们因为是新兵,所以没去那种地方,但是肉和吃的东西是征发过的。

他们 告诫过我说,征发“会中埋伏,别单独行动”。

征发的是鸡啊什么的。

因为人必须 得吃东西啊。

征发是要去农家的。

鸡、米、玉米等等,就成了大行李到来之前的 粮草。

联队长经常说:“不准调戏妇女。

”妇女到处都有,都藏在普通百姓家里。

一 旦进入了我们占领的地方,她们就往脸上抹锅底灰。

抹上了锅底灰,看上去像老 人,不过我们还是看得出哪是年轻人的。

一次,四五个人去村里征发,女人吓得 动弹不了,是因为敌人进来了的缘故吧,我们就轮奸了屋里的女人。

大川护男:

我是新兵,负责找女人,自己也干 我们干的尽是后方的事情,在第一线过去之后,搜查躲着的那些人,搜出了 很多女人。

女人和女孩子往脸上抹了脏东西,把自己弄得很丑。

有的士兵做得很 过分,抓到年轻的就杀掉什么的,我见过。

我也经常看到裸体的女尸,其中有一 具那里(性器官)插了根竹枪一样的东西,一丝不挂,摆成了“大”字形。

看着这些, 我就想,我们在干恶劣的事情啊! 驻扎下来以后,我也曾经去搜过慰安性质的女孩子,当场干了。

部队里有人 说,这种时候哪怕稍微干点坏事,之后被人知道了也很危险,所以干脆杀了她, 干了坏事就把人杀掉。

听说有的部队说是他们抗日思想顽固,就下令统统杀光。

比如说,只要怀疑他藏了武器,或者觉得有点可疑,就把房子统统烧光。

从上海 到南京这段时间, 我们一直都属于后方部队,所以经过的都是已经烧成了灰的村 庄。

在南京, 我们在城内以分队的形式驻扎了大约一个月。

南京当时是中国的首 都,繁华极了,有丝绸,有棉被,什么都有。

房主逃走以后,房子里还有好东西 没来得及带走,只要是能吃的,我们什么都征发了。

在分队,分队的 10 个人轮 流出去征发女人或者食物。

我们也去征发,乡下虽然有人,却没人抵抗。

就算还 有男人在,他们也只是怕日本兵,怕得跪地求饶。

我是个新兵,所以就负责去找女孩子。

不去找就会挨骂,所以我们也顾不得 其他了。

上头说的话绝对不敢违抗,所以我就拼命去搜女孩子了。

她们藏的地方 不是房子,什么也不是。

她们藏在墙呀砖头之类的后面。

除了房子,连竹林和田 里的稻草垛也躲。

如果带回来两个女人,就必须送给中队长一个。

剩下的一个, 就从分队 10 个人的头头——班长开始轮奸。

我们是新兵,所以想都别想了呐。

就这样,轮奸完了女孩子,就把人给杀掉了。

我参加了战争,也曾经被扣押在西伯利亚。

这场战争,我想,是场日本人自我感觉太过良好的战争。

日本的军队太为所 欲为了。

在西伯利亚这个地方,我们不得不劳动干活。

军官待在别的宿舍里头, 情况怎么样我不清楚。

但我们这些下面的小兵是一样的。

做下恶劣事情的人得到 了同等的报应。

不能再发动战争了。

森田太郎: 把女孩子拉来放进中队的私设慰安所 支那事变开始时,我在 3 大队本部。

到南京光华门前后走了一个月,一路上都有战斗。

去南京途中的战斗,敌人 一副要逃跑的架势,根本没打头。

到达南京是在 12 月中旬吧。

结果光华门是急 着赶到了,可行李又重,粮草又没跟上。

两三天的话还能有米吃,可没想到接连 一个星期到 10 天左右都没来。

这种时候就要在当地征发了。

去当地征发的是士 兵。

进了中国农户家里一看,也没个人影:逃了。

不过,女孩子什么的倒是有的。

居民很老实,都没反抗。

征发姑娘我们也干了。

农家的女孩子爬上天花板躲着。

只要看一眼这家的家 具,我们就能晓得里面有没有女孩子。

说是去征集食品,其实就是食品跟姑娘一 块儿找。

可能是语言不通的缘故吧,我们也没遭到反抗。

女孩子都浑身发抖。

这 种事是各分队独自行动的。

也有的分队把女孩子拉过来私自设立了慰安所。

基本 上一个大队有 10 个左右的姑娘。

姑娘们由军队管理。

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把 女孩子给拉来的,可我知道里面有很多朝鲜姑娘。

在淳化镇,女孩子都是征发的

时候抓的,所以没有设过慰安所。

在淳化镇,也发生过士兵去征发的时候强奸女 孩子的事情。

小寺忠雄: 当地掠夺和队长玩女人 (辎重 16 联队)某个中队长是带着女人逛大街的。

因为上司都这个样子,所 以只要想干坏事,不管多少都能干。

我也喜欢女人。

分队的士兵们把抓到的女人 带来,说“玩吧”。

不管女人怎么不愿意,我们只说“好好”,大家就躲起来干了。

像我们这样年纪大的兵确实干了不少坏事,但也有不干的士兵,因为在家里是全 心全意拜神的。

士兵里也有各种各样的人。

类似上面的日军老兵“自述”,只要心态正常的人,读了这些文字都会有想吐 的感受。

这就是日本侵略者的兽性。

 
 

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