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中国古代10大禁书是哪几部

周平文库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代10大禁书是哪几部 » 正文

[图文]中国古代10大禁书是哪几部

中国古代十大禁书,你知道几本?
中国古代十大禁书,你知道几本?

中国十大禁书是中国民间长期流传, 最具神秘色彩的十部屡遭禁毁的小说, 这十部小说既大 名鼎鼎,又讳莫如深,既精彩恣肆,又良莠不齐,正补传统经典文学作品之遗,属“民间珍 品”之林。

《剪灯新话》 明· 正德年间禁 遭禁原因:扭曲的情欲表现 元末明初的社会大动荡,摧残、扭曲着社会中、下层男女的情欲生活。

此书为中国历史上第 一部禁毁小说,除摹书普罗男女的畸变离奇隐秘外,其人鬼相恋,"交合之事,一如人间", 亦成为遭禁主要原因之一。

作者自己都坦陈此书"近于诲淫,藏之书笥,不欲傅出"。

剪灯新话 〔明〕瞿佑 著 元至正四年,潮州儒生余善文白天在家里闲坐,忽然有两个力士,头戴黄头巾,身穿绣花衣 服,从外面走进屋来,向他致敬,说:“南海龙王广利王有请。

”善文惊讶地说: “广利王乃是南海之神,我善文是尘世中人,阴阳路途不同,彼此有什么相干呢?”二人说: “您只管前行,不要推辞。

” 于是, 余同他们一齐出南门外, 看到一条大红船停泊在江边, 登上船, 有两条黄龙护卫而行, 快如风雨, 瞬息之间已经到了龙宫。

停在门前, 二力士进去通报。

过了一会儿, 来请他进去。

广利王亲自走下台阶迎接,说:“久仰您的声誉,因此有请大驾,还希望不要诧疑见怪。

”随 即,引他走上台阶,要与他对面而坐。

余善文敬畏不安,连连谦退。

广利王说:“你住在阳 界,我居于水府,互相并不统辖,可不必推辞。

”善文说:“大王您高贵尊严,在下乃一介穷 书生,如何当得起这么隆重的礼仪!”坚决推辞。

这时,广利王手下两个臣子叫鼋参军、鳖 主簿的,小步疾行而出,启奏说: “客人所言极是,大王应顺从他的请求,不应自减声威与德行,有失体统。

”广利王于是居中 而坐,另外安放一榻在右边,让善文坐。

并说:“寒舍偏僻简陋,向与蛟鳄、鱼蟹为邻居, 无以显示神威,宣扬天命。

现在打算另外构筑一殿,命名为„灵德‟,工匠已发动,木石等建 筑材料都已具备,所缺少的唯有一篇上梁文而已。

听说君子您拥有非凡的才能,怀藏济世的 谋略,因此特意邀请您到这里,希望能替我撰写此文。

”说完,即刻命侍从拿出白玉砚,捧 上毛笔,又备了一丈多长鲛绡纱,放在善文面前。

余善文低头听命,笔走纱面,一挥而成, 未作任何修改。

那文章说道: 《醋葫芦》清· 乾嘉年间禁 遭禁原因:婚外性行为集中描写通篇皆为男女情事,尤以大量的婚外性关系描写令人啧舌。

其间男女道德观念淡薄,无视理 法,随意通奸而无羞耻感,反映了当时社会风尚的变迁,人的本能欲望得到重视,对个体生 命、感官快乐的追求得到强调,是中国社会早期"婚外恋"现象的真切记载。

醋葫芦 〔明〕伏雌教主著 序

余尝慨世之男子,甘为妇人之行,而不能妇人其心。

妇人以一夫终,外畏公议,内顾名行。

男十色不谓淫,女过二便为辱。

苦矣,身之女矣!吾身畴氏,而以人之颦笑为颦笑,颜和声 随有奚愉?况乃所乐只争是一线,一线之乐又寄于夫子。

非色足以媚之,才足以制之,弗得 也。

一夫一妇,为欢几何?中有生老病死,所去者半;声问缘觉,所去者又半;饮食息起, 所去者半;悲欢离合,所去者又半之半。

总令美满百秋,括计不过数载,若乃复杂以僻邪, 媚乎外室青楼,静言屈指,寂禁涕泗交横,妇人又乌能不妒?故妇人之心真。

至于而真,更 无漏其一种忐忑齿间龈龃龉龌龊,无可奈何之衷。

将为贤妇,又恐割爱;将为妒妇,又惜名 称。

至事势临颈,腆颜不顾,譬兹醋国,扇乃牝风阴氛,弥填区寓阳明,遂失坚刚,纵横在 我,笑骂由他。

□谁不爱名,甘任不肖, 可悼矣。

令天下亲友臣子,以兹为心,则三王无 难四,五帝无难六。

弑父弑君,不载《春秋》;刖足按剑,不载《列传》。

不复有商周,安 知有末流乎?奈何孤矫之僻,独钟妇人,劳辞彦唏,虚费笔墨,扼腕哉! 前有《狮吼》, 继有《怕婆》;而伏雌教主今又为之昌明其说,男子阅之,喜斯悦矣;妾妇闻之,能不自毁 尽葫芦中一滴?不乃若都飙肆毒,冷姐生奸,即□矣。

妒妇亦当拔剑而起,斩断妒根,为莽 男儿开方便之法门,顿一面之网,普无生之福,因以露洒杨枝,莲开并蒂,则世之获福,不 即多乎!兹集虽足绘妒,实以救世矣。

诸凡甘婆心而稔怕婆者,虔请一卷,迎二三高纳,对 其乃正,焚香恭涌,礼拜忏悔,不必白面玉皇、黑脸阎老,梅檀香横,法界花飞,有妒无妒, 一时同超醋海。

笔耕山房醉西湖心月主人题 说原都氏者,言天下之妇人都如是也。

妇人秉阴霾之性,习狐媚之妆,能窃男子之意旨以为 用;男子堕落其中,至死不觉。

亘古及今,以及蛮貊,无不皆然,故曰都也。

虽然,情不足 以联其夫,不得妒;才不足以凌其夫,不能妒;智浅不足以驾驭其夫,虽欲妒,夫亦不受其 妒。

试观都氏举止,其才情智识,自是太原异人。

孔明以巾帼遗仲达,退丈夫为女子。

余读 《怕婆经》,进女子□丈夫。

世有都氏,吾愿事以箕帚。

 成圭者,成规也。

言天下之男子, 未有不怕婆而能为丈夫,如公输不能拙规矩而成方圆。

不怕则争,争则不和,夫妇不和,天地随之愆尤。

盖怕之道,精言之为柔,直言之则为怕。

然则, 怕婆又何必为丈夫讳?揭一种新花样, 定万世大规模, 孰是慧男子, 秉成规而善用之?  三握之吐,姬且负戾之周;七擒七纵,诸葛薄代之智。

悍妇不殊强虏,非智宁能驭伏;保 孤无异幼主,不周恶乎能全?鞠躬尽瘁,以忠臣行。

良臣之心,任怨任劳,以巧人甘拙人之 事。

斯其为周智也。

 飙者,何犬之类也。

以继子而作难,何异疯犬?天下之生乎一体而怀 二者,冷著甚矣,故冷姐继都飙而得矣。

《品花宝鉴》清· 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同性恋生活揭秘中国古代小说中最富盛名的"同性恋"之作。

所谓"品花"之"花",实为"男花"。

书中专写男风盛 行的梨园酒楼戏馆生活,大肆宣扬"同样好色,不必分男女;好女而不好男,是好淫而非好 色"等谬论,不厌其详地揭秘种种歧变性心理,将文人雅士,公子王孙与之间貌似同性相恋, 实为同性相奸的丑恶状态栩栩如生地呈于纸上,是晚清中国文人津津乐道?quot;必读"闲书 之一。

品花宝鉴 (清)陈森编 序 余谓游戏笔墨之妙,必须绘形绘声。

传真者能绘形,而不能绘声;传奇者能绘声,而不能绘 形,每为憾焉。

若夫形声兼绘者,余于诸才子书,并《聊斋》、《红楼梦》外,则首推石函 氏之《品花宝鉴》矣。

传闻石函氏本江南名宿, 半生潦倒, 一第磋跎, 足迹半天下。

所历名山大川,聚为胸中丘壑, 发为文章,故邪邪正正,悉能如见其人,真说部中之另具一格者。

余从友人处多方借抄,其中错落,不一而足。

正订未半,而借者踵至,虽欲卒读,几不可得。

后闻外间已有刻传之举,又复各处探听。

始知刻未数卷,主人他出,已将其板付之梓人,梓 人知余处有抄本,是以商之于余,欲卒成之。

即将所刻者呈余披阅。

非特鲁鱼亥豕,且与前 所借抄之本少有不同。

今年春,愁病交集,根无可遣,终日在药炉茗碗间消磨岁月,颇觉自苦,聊借此以遣病魔。

再三校阅,删订画一,七越月而刻成。

若非余旧有抄本,则此数卷之板,竟为爨下物矣。

至于石函氏,与余未经谋面,是书竟赖余以传,事有因缘,殆可深信。

尝读韩文云: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

又云: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

余但取其鸣之善,而欲使 天下之人皆闻其鸣,借纸上之形声,供目前之啸傲。

镜花水月。

过眼皆空;海市蜃楼。

到头 是幻。

又何论夫形为谁之形,声为谁之声,更何论夫绘形绘声者之为何如人耶!世多达者, 当不河汉余言。

是为序。

幻中了幻居士 《隔帘花影》清· 康熙、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比《金瓶梅》更新奇的性模式《金瓶梅》三种续书中最受"好评"的一种。

其露骨的性描写仍一脉传承《金瓶梅》之窠臼, 除继续演绎西门庆淫逸故事外, 更以几个女子之间的"女同性恋"情节为特色, 独具阅读价值, 书中并穿插金兵入扬州奸淫妇女场面,更犯大禁,作者亦因此于康熙四年被捕入狱,书即诏 令焚毁。

隔帘花影(又名古本三世报) (清)不题撰人著 序 《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书》曰:“作善降之百祥,作 不善降之百殃。

”从古以来,福善祸淫之理,天固不爽毫厘。

即或有作善之人未尝获庆,作 恶之人未见遭殃,其皆不无可疑。

然天道无私,不报于其时,必报于其后;不报于其身,必 报于其子孙,从未有善人永不获福、恶人世享豪华者。

报应之机,迟速不同,人特未之深观 而默察耳。

《金瓶梅》一书,虽系空言,但观西门平生所为,淫荡无节,蛮横已极,宜乎及身即受惨变, 乃享厚福以终。

至其报复,亦不过妻散财亡,家门冷落而止。

似乎天道悠远,所报不足以蔽

其事。

此《隔帘花影》四十八卷所以继正续两编而作也。

至于西门易为南宫、月娘易为云娘、 孝哥易为慧哥,其余一切人等,名目俱更,俾阅者惊其笔端变幻,波澜绮丽,几曾识其所自 始。

其实作者本意不过借影指点,去前编有相为表里之妙。

故南宫吉生前好色贪财等事,于卷首轻轻点过,以后将人情之恶雹感应之分明,极为描写, 以见无人不报,无事不报,直至妻子历尽苦辛,终归于为善以赎前愆而后已。

揆之福善祸淫之理,彰明较著,则是书也,不独深合于六经之旨,且有益于世道人心者不校 后之览者,幸勿以空言而忽之也可! 四桥居士谨题 《国色天香》明· 万历年间禁 遭禁原因:展示各种偷香窃玉手段本书以"乌将军"、"毛洞主"等最具勾构瓦肆特色的语言,专写市俗男女之事,是一部渲泄性、 娱乐性很强的艳情小说。

女主角或为思春少妇,待字闺秀,或为大家之婢,皆风情万种,可 欲可人之尤物,或慕男色,或爱男才,细腻生动,可读性较强。

本书作者俨然以无比艳羡的 心态觊觎偷香窃玉等艳行, 且拒不回避具体性行为过程, 甚至屡屡以一男数女聊床作乐为情 节高潮,其"色"其"香",的确使人疑为"天国"。

国色天香 〔明〕 吴敬所 撰 刻公余胜览国色天香序 今夫辞,写幽思,寄离情,毋论江湖散逸,需之笑谭,即缙绅家辄藉为悦耳目。

具劂氏揭其 本,悬诸五都之市,日不给应,用是作者鲜臻云集,雕本可屈指计哉! 养纯吴子恶其杂且乱,乃大搜词苑,得当意,次列如左者,廑廑若干篇,盖甚寡也,彼见遗 者,岂必皆蠹鱼。

亡得当养纯者,何哉?夫采珠者贵在明月,而群玑非宝耳;伐南山者贵在 豫章,而尺箭非材耳。

是集也,夫亦群玑尺箭之不顾而有所未暇与且也。

悟真者,间举一二 示之,将神游牝牡骊黄之外,集固已饶之矣。

匪悟真者,即累牍连篇,浩瀚充栋,渠方却臭 寻声,不能一一领略,虽多奚补?是以付之剞劂,名曰《国色天香》,盖珍之也。

吾知悦耳 目者,舍兹其奚辞! 万历丁亥夏九紫山人谢友可撰于万卷楼 《飞花艳想》清· 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女偷男"的新香艳情节本书所写风情,多涉淫荡,属才子佳人小说的"旁流"典型。

除艳谈性经验及性感受外,还嘉 偷窥他人性爱场景。

与一般才子佳人小说"男偷女"定式不同,此书多写"姐偷郎"的社会新风,

其他有关"采战之法",江南选秀女造成民间男女乱配,甚至乱伦的情节,皆触 朝廷忌讳, 屡屡遭查禁。

《飞花艳想》 “樵云山人编” 作者刘璋, (一般认为,樵云山人即刘璋。

)山西太原人,字于堂,号介符,别号烟霞散人、 樵云山人,约生于清康熙六年(1667),康熙三十五年(1696)举人,雍正元年(1723) 任深泽县令,在任四年,后被解职。

同治《深泽县志· 名宦传》有传。

所著小说,最早行世 的是《斩鬼传》,另尚有《凤凰池》、《巧联珠》等。

《飞花艳想》一书存世早期刊本有二种,均未署刊刻书坊名。

一本无序,藏上海图书馆,一 本有“己酉菊月未望樵云山人书于芍药溪”的序,藏大连图书馆。

又有旧刊本,书名改题《梦 花想》;道光年间刊本又改题为《鸳鸯影》。

本书校点,以无序本为底本,参校有序本。

并将樵云山人之序附出。

序 自有文字以来,著书不一。

四书五经,文之正络也。

稗官野史,文之支流也。

四书五经,如 人间家常茶饭,可用,不可缺;稗官野史,如世上山海珍羞,爽口,亦不可少。

如必谓四书 五经方可读,而稗官野史不足阅,是优可用家常茶饭,而爽口无珍羞矣。

不知四书五经不外 饮食男女之事,而稗官野史不无忠孝节义之谈。

能通乎此,则拈花可以生〔冰〕之清、雪之洁、柳之秀、雅莲之馨香,可谓无花不飞矣。

湖 上之逢,舟中之句,啸雪亭寻梅问柳,探花郎跨凤乘龙,可谓无想不艳矣。

以至梅、雪二公 忠勤王事,竹、杨二子慷慨多情,张、刘二生之诡计阴谋,春花、朝霞二女之慧心侠骨,则 叹不必谓四书五经方可读也。

发想可以见奇,不必谓稗官野史不足阅也。

但华必欲飞,不飞 不足夺目;想必欲艳,不艳不足嫌情,必也。

无花不飞,无想不艳,亦无花不艳,无想不飞, 方足以开人心花,益人心想,以为文士案头之一助。

今传中所载为梅,何花不艳,何想不飞?或阅荪传者,如逮名花,同列艳媚,虽桃秾李白, 而清香胜之。

为生奇想,天际飞来,虽水穷山尽,而幻景出之,如逢才子佳人,叹有相对。

虽才为司马,慧似文君,而风流喜雅却又过之。

此《飞花艳想》之所由作也。

虽然花飞矣, 想艳矣,亦花艳矣,想飞矣,偏于忠孝节义之淡,而心及饮食男女之事,是何爱拾日用山海 珍羞,而废家常茶饭也,是何爱拾只阅稗官野史,而废四书五经也。

其可乎!若荪传者,权 必胸经,邪必悔正。

华飞而气自存,想艳而文自正。

令人读之犹见河洲窈窕之遗风。

则是书 一出,谓之阅稗官野史也可,即谓之读四书五经也亦可。

岁在己酉菊月未望,樵云山人书于芍药溪 空空幻》清· 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压抑中的性幻想清道光年间著名情爱小说,主要情节由丑陋男子艳羡风情所产生的"不安分"的性幻想构成。

书中鄙弃世俗情爱价值, 大写喜新而不厌旧的花痴型男子走马灯般更换情人, 不仅先后与十

女发生性爱,且同时以数女为妻妾,日日聊床大战,而女性亦纵情享乐,丫环拉小姐下水, 小姐为情郎猎艳,最终姊妹、主仆、母女、闺友网常颠覆秽乱不堪,极逞性想像之奇,令人 目瞪口呆。

古典旧文 : 空空幻 (鹦鹉唤) 梧岗主人编次 第一回戒色欲苦箴良友入幻境巧化才人 诗曰: 富贵才子风流性,天下佳人欲罗尽,难了心愿憾陋貌,脱换形骸祈仙灵。

良友苦箴祸为淫,偎香怜玉孤意行,幸得老僧鹦鹉唤,空空幻出梦中情。

古语云:顽石点头,铁人下泪。

人疑其言为诞妄,不知所以云者非真谓顽石可使点头,铁人 可使下泪,不过谓振蒙警贻之言乃至理实情所发,虽以天下无灵性之物,如顽石如铁人者闻 之尚感怀流涕,岂以有血气有心智之人与铁人顽石不如乎。

《玉楼春》清· 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房中术、性虐待情节本书为臭名昭著的明清淫书《巫山艳史》的翻版,其刊刻书坊啸花轩为康熙年间专刊淫书的 书坊。

书中主人公皆不务正业,四处拈花惹草,以道家"房中术"折磨摧残青春女性,品行极 其恶劣,是封建男性歧视女性、虐待女性的一部活证。

《九尾龟》 清· 同治年间禁 遭禁原 因:妓院生活 以一晚清书生在新兴城市上海青楼妓馆中的荒唐生活,不厌其详地细述城市 环境下男性的嫖妓心理以及花样翻新的变态行为,引起一时轰动,被同好者奉?quot;娼家指 南"、"猎妓经典",甚至有人持此书按图索骥,一一遍访书中各处"仙乡艳境",模仿书中人物 作派狎妓取乐,因而遭到严令毁版,自此长期处于地下传抄状态。

第一回 小孟尝诗酒订盟 大奸雄睚眦中祸 作者:海皇牙 诗曰:古人形似兽,皆有大圣德。

今人面似人,兽心不可测。

虽笑未必和,虽哭未必戚。

但结口头交,腹里生荆棘。

话说大唐代宗年间,都城三百里外,有个集贤村月浦桥,住一位官人,姓邵名玉,号卞嘉, 取卞和璧献之义。

父拜铨部少宰,母封二品夫人,垂髫入泮,椿萱并凋。

十五岁上娶了太史 方定隆小姐为妻,十六岁便生一位男子。

是五月端午日生的,因天中节日,取名天节。

只是 关煞太重,艰于抚养,为此将他穿了两耳,戴了金环,这都不在话下。

单提邵卞嘉,虽是书香世泽之家,却淡于功名二字,好的是歌词咏诗,嘲风咏月,慕的是齐 孟尝。

当时一流人物,侠气干宵。

所以座客常满,樽酒不空,西秦东鲁,北晋南吴,声气嘤 鸣的何止千百。

因此人号他叫做小孟尝。

一日,正值二月念五日。

东京风俗,这一日不分男女,俱在郊外踏青游戏,名叫扑蝶会。

邵 卞嘉就吩咐苍头预备酒席,往郊外先占一块有趣有景的山场,邀了二、三个名妓,同几位诗 酒朋友,车马纷纷,前去游乐。

正所谓: 花笑春风,驾啼丽日。

这些男女,老的、少的、俏的、俊的、浓妆的、淡抹的、携手的、并肩的,络绎不绝。

邵家 占了一块地方,才铺毡席地,未及把盏,只见家里一个门役匆匆来禀,说有一个远客拜访, 是个应科生员,河北人氏,必要面会。

将名帖呈上,上写通家盟弟卢杞拜。

那邵卞嘉是好客 的人,见说远客相访,就吩咐门役发轿去请卢相公到此相会。

门役道:“卢相公现在山中伺 候。

”卞嘉随唤两个书童同门役,立邀卢相公相见。

原来这卢杞是一个极奸狠的心肠,最可憎的相貌,只有二尺七、八寸长的身材,脸如炭黑, 《红楼春梦》清· 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格调低下、色情本书为《红楼梦》诸多续书中格调最为低下的一种。

语言淫秽,情节以《红楼梦》中人物为 主,但时有色情场面出现,对于少年男女间两性关系,远较《红楼梦》更为直露,一经刊出, 不仅立遭禁毁,即连大批推崇《红楼梦》的文人学士,亦同声讨伐攻讦,成为一时盛事。

《自序》 《红楼》杰作,传有窜编;脂砚轶闻,颇参歧论。

雌黄错见,坚白等棼:或则妄规胶续,滋 刻鹄类鹜之讥;或则虚拟璧完,忘断鹤益凫之拙;又或殚心索隐,逞臆谈空,附会梅村赞佛 之诗,标榜桑海遗民之作,等玉卮之无当,枉绨椠之相矜。

世或推之,蒙无取焉。

夫美人香草,大抵寓言;秋水南华,非无托义。

要皆效山芎之隐语,务壶柏之瘦辞。

珍闻疑 似,珠尘马迹之间;丽思迷离,蜡泪蚕丝之喻。

作者既邈,解人斯难,强事扯撏,适邻穿凿。

而况身丁板荡,运遘黍离。

函铁空沉,失所南之本穴;塔灰未改,对遗山之史亭。

涕泪君亲, 寒鹃犹咽; 苍凉身世, 梦蝶何依?遑古人以同忧,固我躬之不阅。

郑笺苟作,宁堪代祓悲辛; 鲁酒可温, 奚如自浇垒块?尝慨南宋词流,写愁烟柳;晚明志士,迸泪桃花。

异代闵其所遭, 后人企其余韵。

然而半壁依然,自酣歌舞;四方沸若,未废耕锄。

从未有纵蚊穴以滔天,掷 虫沙于儿戏者。

严□垂下,恨并朱仙;禁□顿移,寒生铜狄。

厉阶为梗,渐台之骨岂知;史 铖永虚,原庙之灵犹痛。

即云编户,已憾流离;矧在勋门,遽沦舆皂。

朝闻稍拾,虽成藏壁之编;海泪难消,宜有书 空之笔。

因忆髫年隙晷,即嗜稗官;艳史余谈,曾研《石记》。

抑钗扬黛,几于万喙雷同;索贾辨甄,

等是一时梦呓。

思搜秘绪,务扫浮埃。

湘竹招魂,续芳华于鸳蝶;楚兰抒愤,伸诛伐于鸩媒。

徒以白雪难摹,抱琴踯躅;及此青门多暇,寻梦依希吐快语于当前,踢翻鹦鹉;结孤诚于一 往,还挹兰荪。

说色非空,如借天祥之镜;拗离成合,别传士隐之书。

禹鼎象形,言皆有本; 鲁戈振思,气欲无前。

亦足豪矣,他奚恤哉? 嗟乎!回天志业,类一现之昙花;汗史功名,视数行之楮叶。

畴知我者,与谈天宝旧闻;若 有人兮,试证贞元朝士。

未免绛珠匿笑,问甚事而干卿;定知浊玉有灵,愿是乡以老我。

已卯小春,云淙花隐自序于逸圃竹轩。

九尾龟 古典旧文(青楼小说):九尾龟 1 (清)张春帆著 第一回谈楔子演说九尾龟访名花调查青阳地龟有三足,亦有九尾。

《尔雅》注云:南方之龟 有九尾,见之者得富贵。

古来麟凤龟龙,列在四灵之内,那乌龟是何等宝贵的东西。

降至如 今,世风不古,竟把乌龟做了极卑鄙龌龊的混名:妇女或有外遇,群称其夫为“乌龟”。

这是 个什么讲究呢?大抵也有一个来历,诸公静听,待鄙人慢慢的说来。

从前管仲设女闾三百,以为兵士休宿之所,这便是妓女的滥觞。

唐时官妓多隶教坊,设教坊 司以管领女乐。

那教坊中的人役,皆头裹绿巾,取其象形有似乌龟。

列公试想:那乌龟一头 两眼,不多是碧绿的么?还有取义的一说,是龟不能交,那雌龟善与蛇交,雄不能禁,因此 大凡妇女不端,其夫便有乌龟之号。

在下这部小说名叫“九尾龟”,是近来一个富贵达官的小 影。

这贵官帷薄不修,闹出许多笑话,倒便宜在下,编成了这一部《九尾龟》。

闲话少提,书归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