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平文库

读《于丹〈论语〉心得》之心得

2016-05-21 01:40:22

于丹《论语》心得''
于丹《论语》心得''读《于丹〈论语〉心得》之心得读于丹论语心得体会于丹论语心得心灵之道

读《于丹〈论语〉心得》之心得 前言:关于读《于丹<论语>心得》的几 篇文章,曾经写出来几年了,时常放在电脑里,没有拿出来发布。

要紧缘由依然觉得写的不 太好,想改。

但是时刻太久,自己觉得要写的东西太多,顾不到改它了,况且时过境迁,再 花格外多时刻去改,生怕也不妥当,就原样发布吧,不对之处请读者指教。

【注释】 继易中天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三国》知名于世之后,又一颗新星北师大教授于丹也因在 央视《百家讲坛》讲《论语》而冉冉升起。

他们的书也正在热卖。

事实上央视《百家讲坛》已 经播出了多年,在坛上讲课的专家、学者也不可胜数,为何独有他们更火红呢?我想除了他 们所讲的内容是众所周知的以外,在易中天生怕是三国的故事,平常的老百姓基本上从《三国 演义》 上所知, 有人讲三国的真人真事则自然惹起了群众的关心。

而在于丹则不只是听故事, 找真实,其内在的缘由,只怕是要归结到人一辈子的价值取向和品德规范方面了。

《论 语》 ,人人皆知是孔子的语录,在旧的私塾里是小孩们必读的。

尽管比拟深刻,其真实儒家经 典里有着无独有偶的位置。

它是儒家思想的始祖,不管是汉代的董仲舒疾呼“废黜百家,独 尊儒术” ,依然宋人程颢、程颐倡议的“存天理,去人欲” ,基本上孔子“仁”说的扩张。

关于 “仁”说,任继愈先生有一段概括地描画: “儒家之学,只是一个‘仁’字。

只好体会到‘仁’ 的真义,才干以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才干把人家的苦痛当作自家的苦痛,与他人的生 活不是分隔的而是相通的。

如此,宇宙人一辈子才不致分红两片,由于它原来一定是一个全体。

存 此‘仁’ ,即是忠,把此‘仁’推行,即是恕。

忠是仁之体,恕是仁之用。

因此说,忠因恕见, 恕出忠出。

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推行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再推而至于博施 济众,万物各得其所,致使于位天地育万物,这基本上恕的事。

尽心以行,诚敬以守,无时无 地不在推行此仁之心,这一定是忠的事。

” ( 《任继愈禅学论集》P.164)但是“二程”的以理学 为中心的儒学比孔子从前所倡议的‘仁’却走得更远了。

儒家学说或许说儒教,早 在“五四”时期已失掉了深远的批判,为啥八十多年后的改日又来重提呢?我想能够有两 个缘由:一是假设孔子的学说不加以扩张,原汁原味的拿来,生怕有用的东西所占的分量要 比后来“新儒家(New-Confucianism) (见《任继愈禅学论集》P.171) ”即“二程” 、朱熹理 学实际中所占的分量要多。

因此, 从孔子的 《论语》 中剔除糟粕以来, 能够吸取较多的营养, 感觉今用;二来生怕也是顺应了“构建协和社会”的潮流。

《论语》出如今中国古 代从奴隶制社会向封建制社会转型时期,其中除了论述“礼”的规范以外,也还有格外多有用 的成分,协和一定是其中之一。

孔子说: “礼之用,和为贵。

先王之道,斯为美。

”也 一定是说,礼的推行和运用要以协和为贵。

固然。

“礼”是事先的行径规范,与改日的品德规范 不可相提并论。

但是,改日要树立和培育新的品德规范也务必有一个协和的环境,这一点是 分歧的。

只是,孔子不只倡议“和为贵” ,而且指出“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 可行也。

”一定是说,和是有准绳的,不能为和而和,务必以礼为指点准绳。

改日, “和”是有 准绳的也是必然的要求。

孔子还提出了“信”的概念。

于丹援用了孔子的一段话: 子贡咨询政。

子曰: “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贡曰: “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 “去兵。

” 子贡曰: “必不得已而去, 于斯二者何先?” 曰: “去食。

自古皆有死, 民无信不立。

” (于丹《论语》心得 P.10)这一段话不只是指出“民”的严重,同时也提出了“信”的严重。

改日,要树立和培育新的品德规范,使人民确立这种决计,同时自觉遵照这一规范,人人在 那个规范内行事,违犯法律的事自然也就少了。

因此人民的决计是重要的。

当今, “构建协和社会”的一条严重准绳一定是“以人为本” 。

培育文明品德习尚应该坚持法治与德治 相结合,倡议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品德规范。

规范树立了,同时教育官员与人民都去 遵照它, 那样, 品德失范、 违章违法、 刑事立功的人自然就少了。

因此孔子说: “以约失之者, 鲜矣。

” 近些年,国学热在中国大地兴起,传统文明典籍备受推崇,不单大学里开设

了国学课程,许多中央也末尾浮现私塾教育。

在如此的大背景下,与传统文明有关的讲座、 运动,异常火爆。

于丹教授用深刻易懂的言语,经过电视媒体,解读被誉为中国人《圣经》 的《论语》 ,固然会火起来。